• CP:八神太一X太刀川美美
  • 時間設定:高中時期

~~~~~~~~~~~~~~~~~~~~~~~~~~~~~ 

 

 

「明明就很想跟素娜逛街,何必勉強呢?」太一拿著鍋剷,邊說邊將煎蛋翻面。

 

「才沒有呢。」美美坐在餐桌旁的椅子上,不甘示弱的回嘴,接著在心裡催眠自己才沒有因為沒辦法跟素娜逛街而難過咧。

 

「所以我就說妳在逞強嘛~」太一不緊不慢的說。

 

「誒?」美美有點不明白他在說什麼。

 

「妳都說出來了。」太一好笑的看著她,這小妮子還真的沒發現自己已經把心聲說出來了呢,雖然只是喃喃自語,但他還是聽得很清楚。

 

一瞬間美美的臉馬上漲紅,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天啊,我真的說出來了嗎?

 

像是讀懂美美的心思,太一「好心」的重述了一遍:「我才沒有因為沒辦法跟素娜逛街⋯」

 

「那是幻聽!那絕對是幻聽!!!」美美怒視著他,沒等他說完就先大聲反駁,但臉紅的樣子反倒使氣勢減弱了一半,與其說是兇惡,不如說是⋯

 

「傲嬌。」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的,太一用不太大的聲音為此下評論。

 

「蛤?」

 

「沒,吃飯吧。」太一將兩份早餐放到桌上,早餐是西式的,有荷包蛋、熱狗、吐司和奶油。

 

「哼!」美美不滿的起身走到廚房裡。

 

太一以為玩笑開過頭了,正暗叫不妙時,看到對方拿著一罐裝有白色細碎顆粒的玻璃罐出來,然後挖了一匙撒在蛋上。

 

「雖然加砂糖很好吃,不過沒納豆果然少一味。」說完,美美開始自顧自的吃早餐,完全沒注意到太一有點囧的表情,「嗯,不錯,不過我做的更好吃,下次還是我來做吧。」

 

「拜託,公主,光是妳吃蛋的方式我就不敢恭維了,何況是妳做的早餐呢?而且妳先把時差調好吧。」後段話太一會這樣說其實是有根據的——

 

 

今天早上他們原本約好9:00要在美美的公寓門口集合,但直到9:30美美都沒現身,打手機也打不通,擔心她出事的太一只好上樓看看,他按了好幾次電鈴,她才終於來開門,但她居然還穿著睡衣,而且一副剛醒來的樣子,讓太一有點無言。

 

「怎麼了?」居然還問他,完全不知道自己睡過頭啊喂。

 

「公主,妳知道現在幾點嗎?」太一挑眉問。

 

「幾點?」某隻繼續睡眼惺忪的反問。

 

「9:45。」太一無奈的說出時間。

 

「⋯」她緩緩的揉了揉眼睛,樣子有點可愛,但動作突然停下,「誒?」顯然她終於醒了,「你再說一次?」

 

「9:45了,公主。」

 

於是被驚醒的美美,說了句「先進來等我」就匆匆跑回房間換衣服了。

 

太一藉機環顧一下四周,看來她昨天應該打掃到很晚,不然三年左右所累積的灰塵不是馬上就可以解決的,他邊這樣想邊走到廚房去,該有的廚具幾乎都有了,但打開冰箱卻什麼食材都沒有,太一皺了下眉頭後,便出門去了。

 

 

同時間,房間裡的美美一直拿不定該穿哪件衣服,誰叫每件都很好看,真的很猶豫耶。

 

感覺好像約會前的準備。這樣的想法突然一閃而過,著實嚇到了美美,她趕緊搖頭否認,試圖把奇怪的想法拋開,才不是呢,我在想什麼啊!好啦,就這件吧!

 

為了轉移注意,美美隨手拿起一件淡粉色的無袖短裙,第一層是薄紗,第二層才是柔軟的布料,因為只蓋到大腿的一半,所以有若隱若現的效果,再來戴上寬版的橘色塑膠手環,頭髮用米色的髮束綁成偏一邊的低馬尾,背起小型的白色長鏈包,跟昨天的風格不同,今天是走可愛風。

 

「對不起,久等了⋯」不知為何,美美有點不好意思的低下頭,這是第一次,她會因別人對自己裝扮的看法而緊張。

 

但是,回應她的卻是一片的死寂,美美不解的抬起頭,發現沒有看到預料中那名代表勇氣的人,不免有點錯愕,不過隨後想想也是,畢竟睡過頭了,還準備這麼久,對方早就不耐煩的走了吧⋯想到這兒,美美失望的垂下眼簾,看來今天真的要自己一個人了。

 

 

喀噠— —

 

咦?聽到開門的聲音,美美疑惑的抬眼看向門口,雖然背著光有點看不清楚,但從輪廓來看,這個人是⋯

 

「我去買了一點東西。」他揚了揚手上的塑膠袋解釋道。

 

果然是太一。美美的視線有點模糊,太好了,他沒有拋棄她。

 

「妳怎麼哭了?啊⋯該不會是以為我拋棄妳回家了吧?」太一半開玩笑的說,然後走過去幫美美擦掉眼淚,並拍拍她的頭表示安慰,一切的動作都如此流暢,好像做過了很多次一樣。

 

「不是啦,是眼睛裡有灰塵。」被猜中心思的美美心虛的解釋,並掩飾性的揉了下眼睛。

 

「別揉,我幫妳看看。」太一伸手阻止她的動作,為了更能清楚檢查她的眼睛,他再靠近她一點,專注的瞳孔中倒映著美美的臉龐,兩人的距離近到甚至可以感覺到彼此的呼吸,氣氛一下子變得有些曖昧,發覺到這點的美美感覺自己的心跳開始慢慢加快,身體也有點熱了。

 

「應該沒事了。反正時間還早,我來做早餐吧。」太一對她笑了笑,然後向廚房走去。

 

「啊⋯謝謝。」看他從容的樣子大概是沒發覺他們兩個剛剛離的很近吧,遲鈍的傢伙,默默抱怨完後,美美想到有些地方不對,於是趕緊走到太一前面攔住他,「不對,你是客人耶,應該我來做啊。」

 

「沒關係啦,妳就乖乖坐著等我。」他把她壓到椅子上,「讓小的來服侍您吧,公主。」

 

「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看他堅持的樣子,美美乾脆乖乖的坐著,反正都老朋友了,客氣什麼。

 

於是,就變成現在的樣子。

 

 

「以後我都過來做早餐給妳吃好了。」太一像是做了什麼重大決定一般,堅定十足的說。

 

「咦?」美美愣了一下,倒牛奶的動作也跟著停止。

 

眼看美美正要說什麼,太一搶著將話題轉掉,不打算接受任何反駁:「快吃吧,已經11:00了。」

 

果然,美美很輕易的上鉤了,伴隨一句「糟了」之後,她加快吃飯的速度。

 

看著美美吃飯的樣子,太一的眼神透著寵溺的情緒,更加深了要繼續做飯給她吃的決心,怎麼搞得像養豬計劃啊,太一不禁輕聲笑了下,接著也迅速的吃起早餐。

 

接下來的日子,太一果然每天實施養豬⋯啊不,是敬到廚師的職責,剛開始時美美會問他幹嘛每天來,他都以「太閒了」為理由塘塞她,然後自顧自的走進廚房開始烹飪,甚至有時還會(半強迫的)帶她去他家吃飯,讓美美很不習慣,不過久而久之她也不再計較了,反而有點享受這樣的生活,只能說習慣這東西真是太可怕了。

 

這樣的日子一直持續到開學前一天才半終止,美美說因為太一早上有社團活動不想再麻煩他,所以不准他再來做飯,而且還強致性的用「我可是公主耶,要聽我的」的權利來定下此案,讓太一真是哭笑不得。至於為何是「半」終止,那是因為某人故意鑽漏洞指出公主只限制「有社團活動時」才不用去她家,所以假日還是可以去,而且也可以帶她回家吃飯。

 

無話可說的美美只好每天早上在做午餐便當的時候順便連太一的份也一起做,來回饋「廚師」,因為她記得他曾經說過他在學校是麵包派的,一大早就要練習,不好意思讓媽媽爬起來做便當,所以已經習慣中午吃麵包了。

 

於是,美美假藉「本公主好心給你便當,還不快謝我」(實則心疼他)的姿態來遞給他這學期的第一個便當,而太一愣了半晌後,也只說了一句「那一起吃吧」就拉著美美往外走,脫離身後看熱鬧的同學。

 

「好吃耶!」太一驚訝的看著手裡的便當,下一秒立刻低頭狂掃目標。

 

「那是當然的啊。」美美頗為驕傲的說。

 

看太一吃的津津有味,美美覺得很不可思議,自己做的飯被說好吃是理所當然的,即使在美國的時候被馬可稱讚也一樣,但為什麼聽太一說卻別有一番風味呢?美美臉紅的低頭邊吃便當邊想。

 

吃完飯後,太一心滿意足的躺在草皮上,邊享受樹蔭帶來的涼意,邊「請求」美美以後都幫他做便當,當然,美美也「勉為其難」的答應他。

 

而這件事過了一段時間後,在某日某地某四人面前暴露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米豬 的頭像
米豬

漫遊之旅

米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